首页 头条 产业新闻 菠菜新闻 查看内容
今日头条

前警察老陈的反诈与网红征程

2022-6-27 08:57| 发布者: 分手达人| 查看: 871 |原作者: 分手达人|来自: https://www.wgi8.com/news/news_161852.html

摘要: 沉寂两个月之后,陈国平在5月底“复出”了。原本,这是他以自由职业者身份,继续从事反诈的新起点。按照他的计划,如果没有意外,他想在短视频平台固定直播,“隔一天播一次,把反诈的事业继续推行下去”。

前警察老陈的反诈与网红征程

 

沉寂两个月之后,陈国平在5月底“复出”了。

 

原本,这是他以自由职业者身份,继续从事反诈的新起点。按照他的计划,如果没有意外,他想在短视频平台固定直播,“隔一天播一次,把反诈的事业继续推行下去”。

 

但复播还没几天,“意外”就将降临。由于跟一位女主播连麦时,为活跃气氛,他做出了一些不雅动作,受到网友猛烈批评。

 

陈国平原本是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一名民警,从事反诈工作已多年,为了能有更好的宣传效果,他抽出业余时间,通过跟其他网红连麦PK,造就了一个个“妖魔鬼怪”被“正道之光”降服的名场面。在半年多时间里,他成为了现象级的大网红。

 

然而,事情在今年3月起了变化。先是跟一位被认为是电诈嫌疑人的网红连麦时,因为表现得不够强硬,受到网友指责。接着,由于在直播过程中收到100万元巨额打赏,再次引发非议。


最终,陈国平无奈辞职。除了接受媒体的采访,以及发布一些短视频,他很少再直播。他希望自己能够“凉一凉,不为外界所影响,然后做点有价值的事”。

 

但往往事与愿违,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稍不注意,就是一场舆论风暴。未来,陈国平的路要怎么走,该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也还在琢磨和探索。

 

两次“意外”

 

夜晚,陈国平躺在床上,不停地翻看手机,眉头紧锁。

 

朋友见他状态不好,劝他“别看了,越看越难受”。陈国平呵呵一笑:“我没事儿,不会受影响。”话虽这么说,但他的语气却明显弱了很多。

 

自今年3月以来,网上攻击声音基本就没停过。即使他被逼辞职,非议之声仍未停歇。根源,都是两次“意外”事件。

 

第一次是在今年3月中旬,他跟“柬埔寨小六”的连麦。“柬埔寨小六”是个长相酷似小伙子的姑娘,在某短视频平台拥有80余万名粉丝。她此前曾发布过一则“招聘”信息,称“柬埔寨就像上世纪的中国,遍地是黄金,即使小白来了也能发大财”。

 

这样的说辞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怀疑她是电信诈骗集团的成员。接着又有人说她形似某地公安部门公布的一名电诈成员,即使该公安部门后来否认了“小六”是那名嫌疑人,但有网友仍然一口咬定她就是电诈嫌疑人。

 

还有所谓的“受害者”站出来,信誓旦旦地称自己就是受到了“小六”的“迫害”。尽管“小六”一再否认,但她依然没有被放过。因反诈而走红的陈国平,被一些人寄予厚望,希望他能通过连麦,戳穿“小六”的“谎言”,并敦促她自首。

 

两人正式连麦的那天,陈国平显得较为温和,没有咄咄逼人的“审问”,他的表现显然没有让那些网友满意。

 

前警察老陈的反诈与网红征程

陈国平和“柬埔寨小6”连麦。 视频截图

 

作为一名基层民警,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仅仅通过娱乐化的“网络连麦”,陈国平没办法像办案一样对待小六。他说,他想要的就是小六一句话,“柬埔寨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遍地是黄金,是不是人人来了都能挣大钱?”

 

“小六”进行了否认,表示不是人人来了柬埔寨就能挣钱,而且也劝大家如果没有把握,没有必要来“淘金”。在陈国平看来,他的目的达到了,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但那些网友并不买账,他们认为陈国平没能“搞定”小六,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不配当一个警察,转而对他进行无休止的攻击。

 

这场攻击还没完全结束,几天之后,陈国平又遭遇了一场更大的危机。

 

3月27日晚,陈国平与短视频平台合作进行一场“助力疫情防控”的公益直播,使用的是其私人账号“老陈生活号”。他在跟一个新人主播连麦的过程中,一个名叫“简单”的网友凭空杀到,一口气刷了333个嘉年华,每个嘉年华3000元,333个总价值近百万元。

 

看到如此高额的打赏,陈国平懵了,他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不停地喊:“简单大哥,别刷了!”事后他说:“看到出来100万,当时心里就觉得,肯定会出事。”

 

接着,“警察能不能接受打赏”,“这算不算受贿”,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陈国平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批评与质疑不仅停留在网络上,更有人向陈国平所在单位实名举报。“我们单位只是一个非常基层的分局,已经影响到单位的正常工作了,认为我如果继续做,可能还会出现类似情况,而且可能比这次还要严重。”

 

除此之外,陈国平说辞职也有一部分身体的原因,他患有风湿,对天气十分敏感。

 

不管多热,他吹不了空调,这就是为何他常常在直播间里满头大汗的原因。4月下旬,不少“精神小伙”已穿上了短袖短裤,而陈国平还穿着毛裤。吃饭间隙,父母看人多,开了空调,陈国平连忙制止,“要是吹一会儿空调,两条腿就麻了,没法干活了”。

 

“我是好人我不怕”

 

事实上,100万元的嘉年华,并不是陈国平第一次收到的打赏。同在3月,他也曾有过几次接受打赏的记录。有时收到几百元,有时收到上万元,收入都捐给了慈善机构,当时获得的都是赞扬。

 

3月27日那晚,陈国平共收到将近120万元的打赏,扣掉税费之后,他到手将近80万元。他同样将这些打赏悉数捐了出去,还晒出了捐款证明。

 

“开通打赏的公职人员也不止我一个,还有很多比我职位更高的,他们的社会评价也很好。”陈国平觉得,自己不占有这笔钱,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反对。“我之前也问过直播间的网友,他们都支持,此前收到的打赏也全部捐了出去,没有什么质疑的声音,就这次数额太大。”

 

网络暴力就像撕不掉的狗皮膏药,死死缠住陈国平。对他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一些人不再叫他“老陈”,转称带有戏谑意味的“陈子”。

 

他捐了所有打赏收入,有人说他“拿着别人的钱做慈善”;晒出捐赠证书,有人说“那是买来的”;他被逼辞职,有人说他“被嘉年华迷失了双眼”。在他发布的任何一条视频后,评论里都有人说他“想出来做网红圈钱”,就连他那标志性的微笑,也会被说成是“笑面虎”。

 

网上恶评汹涌,跟陈国平接触,大家都关心他的精神状况。陈国平总是乐呵呵地回答:“我不在乎那些,很多人都担心我要抑郁了,我说我不会,我挺得住。”但事实上,他随时在留意网上的舆情,而且也很在乎那些评论。

 

在他辞职十多天之后,两篇报道又将他送上热搜,半天之内达到1亿多次的阅读量。其中一篇报道后面跟着大量负面评论。陈国平一直不停地翻看着评论,不时地撇嘴、摇头又叹息,并不断地向身边人阐释他的想法和感受。

 

5月初,他口播了一条视频。那是在他辞职29天之时,也是在他没有任何露面的前提下,仍然遭遇网暴的时刻。视频中,他面露难色,说自己是不想看那些评论,但又忍不住,看完之后确实影响情绪。

 

他用一种几乎哀求的语气,让大家别再攻击自己。“时间长了,我真神经咯。”他顿了顿,“你们不——想我吗?”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哭出来,不过那一幕没有发生。或许他几十年的军人、警察生涯,要他展现一种坚强的状态。

 

他接着说道,晚上做了一个梦,身边有很多妖魔鬼怪,突然出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让他记住一句话:“我是好人我不怕。”自己念着这句话,果然冲了出来。虽然是说自己的梦境,但他把那句话一连重复了几次,更像是对外界的一种声明:“我是好人我不怕。”

 

曾破获多起新型诈骗案件

 

陈国平是在去年9月火起来的,火得十分突然,但追寻过往的轨迹,他火得也并非偶然。

 

父亲喜欢军人,在父亲的建议下,陈国平18岁就去当了兵。在部队干了10年,陈国平转业到地方,成了一名刑警。

 

当刑警的日子,他破过毒品案、破过侵财案。陈国平说,他是个喜欢琢磨、喜欢研究的人,尤其是对一些新型犯罪感兴趣,也破获了多起新型诈骗案件。

 

“十几年前,诈骗分子利用移动基站发送诈骗短信,那时候很多人还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就能破这样的案子。”陈国平说,他破获的第一起新型诈骗案,就是“抠脚大汉”冒充女性找人发生一夜情,当受害者在网上转账之后,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找不到人。

 

回想起来,刚接触这类案件他也发懵,正因为不懂所以就想搞明白,研究的多了也就摸出了路子。案子破得多了,他也练就了“火眼金睛”,走在马路上,一眼就能看出什么车是走私车。“因为那时候的车牌都是有规律的,一看车牌就知道是哪年的,老车挂新牌子肯定就有问题。”

 

新型诈骗案件层出不穷,秦皇岛公安局海港分局2017年成立了反诈中队。陈国平有相关经验,被调了过去,任中队长。虽然名义上叫“中队”,但其实队里最初只有三四个人,按理只是个反诈“小队”。“叫‘小队’太没有气势了,镇不住人,我们先‘诈一诈’。”

 

在反诈中队,他和同事一年有200天在外出差,到各地调查取证。电诈案取证困难,且多是境外作案,一年辛苦下来,案子破不了多少,案发率却居高不下。陈国平意识到宣传的重要性。“不然怎么抓都抓不完,只有大家的防范意识起来了,才不会有那么多人上当。”

 

最初宣传反诈,还是用的传统方法,发发传单、搞搞宣传活动,投入不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效果却并不明显。

 

后来陈国平无意间看到70多岁的老母亲,也十分“沉溺”于短视频,他萌生了拍反诈短剧的想法。这时恰好有做创作的朋友也有此意,双方一拍即合。

 

他们把那些常见的诈骗手法,用戏剧化的方式呈现出来。陈国平在片中还充当反派,演起了诈骗分子的头目。一连创作了20多集短片,虽然算不上爆款,但比起发传单,效果明显好了很多。

 

主创人员相互之间都是朋友,除了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倒也没有什么费用。但各自都有各自的本职工作,短剧更新的频率很低,往往一两个月才产出一期。长期的产出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陈国平开始尝试直播。

 

短剧即便成本再低,都需要一定的投入,而直播几乎是零成本的。

 

一场连麦火爆网络

 

陈国平的口才不算利索,最初直播时,说话语速慢,还总是磕磕绊绊。没有特色,也不打PK,讲的还是枯燥严肃的反诈知识,他直播间的人数寥寥。尽管没有多少人看好,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回想起来,“那时候坚持的就像个神经病似的,好些人以为我不正常了”。

 

平时要工作,陈国平只能抽出业余时间来开播,要不是晚上,要不是周末。所做的这一切,算是义务劳动。一场直播连续三个小时,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人都坚持不了,光说话就说3个小时,你说什么啊。”

 

直播间冷清,陈国平也在想法子。“千万别自己钻牛角尖,要多观察学习别人,看看别人的优点,再看看别人的不足,拿回来改一遍,就成了你自己的。”

 

陈国平注意到有个主播,跟别人连麦时,第一句就是:“我乃某某,请问阁下是什么主播?”这样的开场白让那位主播爆火。陈国平也把这句开场白拿了过来,改了一遍:“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

 

这句开场白,再加上后来的“你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成了陈国平的两句标识性话语。

 

成名的背后,是长时间的积累。2021年9月,陈国平跟一个叫作“西厂雨化田”的主播连麦,“雨化田”是个搞笑主播,为了更有代入感,他穿着太监服,贴着眉毛画着口红,身后还站着小跟班。

 

前警察老陈的反诈与网红征程
陈国平和“西厂雨化田”连麦。 视频截图

 

当两人连上的那一刻,“雨化田”有些诧异,他往镜头前凑了凑,确定对面是警察后,弱弱地说道:“哥,我是搞笑的,啥事没犯。”一边是“妖魔鬼怪”,一边是反诈警察,一边唯唯诺诺,一边正义凛然,就像流气滑头的陈佩斯撞上浓眉大眼的朱时茂,光出现在一起就充满喜剧效果。

 

下播后,陈国平将这段5分钟的直播录屏,放到了视频账号上。视频瞬间就火了,获得上百万个赞,播放量达到3000多万次。随后,两个短视频平台都邀请他做直播,先在抖音直播2个小时,接着换到快手播2个小时,然后又回到抖音,连续6个小时,总播放量过亿次。

 

平台善于把握热度,陈国平接下来不断跟各路“妖魔鬼怪”连麦,有“孙悟空”“猪八戒”“奥特曼”,以及男扮女装者,“打回原形”的名场面不断上演。几天之内,陈国平两个平台的粉丝数量增加几百万人,不断有新话题将他推到热搜,动辄几亿次阅读量,他正式“火”出圈。

 

接着,陈国平受邀参加各种活动,还跨圈参与脱口秀,登上多个综艺节目。陈国平说,因为自己是公职人员,不会通过参加活动获利,对方只是报销食宿、交通费用,没有额外的补贴。

 

陈国平的直播间,不全是反诈和搞笑,他也帮助过受害者解开了心结,甚至还挽救过生命。一个年轻人被骗了16万元,陈国平劝了1个多小时,让对方恢复正常生活;一个小伙子被骗了40万元,绝望地要自杀,陈国平反复劝说,让对方放弃轻生的念头。

 

“爆火”之下,质疑声也开始出现。有人说他不该穿着警服直播,有人说他跟“妖魔鬼怪”连麦影响警察形象。陈国平不能认同,他说:“穿警服直播是为了更有公信力,那些人也不是妖魔鬼怪,真正的妖魔鬼怪是那些诈骗分子。”

 

指责最多的,是他在官方账号发布视频时都会艾特自己的小号,向小号引流。陈国平解释,他同时在两个账号上直播,功能并不相同,官方账号“反诈警官老陈”主要宣传反诈知识,他自己的私人账号“老陈生活号”,则是和大家开开玩笑聊聊天。

 

又直又轴

 

陈国平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派出所副所长。他说,当上副所长时,“把所有人都算上,包括做饭的在内,我是最小的”。后来进入反诈中队时,他也是负责人,算是领导岗位。

 

反诈中队的领导职务,是他自己主动辞去的。当被问及为何没升上去时,他想了想,然后哈哈一笑:“还是自己能力不行呗,要是能力足够了,肯定就被重用了。”

 

陈国平的业务能力到底如何,外人很难评价。但与其接触,能感觉到他是个非常直率的人。自他“火了”之后,找他采访的记者一拨接着一拨,相同的问题会被重复问上很多遍。有时,一些记者问到比较基础的问题,陈国平则会直言:“你这没做功课,不回答这个问题。”

 

无论公职人员还是所谓公众人物,对于一些社会有争议的话题,都会避而不谈,不轻易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免给自己招来麻烦。但陈国平面对那些话题,则会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看法,他的直率令人意外。

 

遭遇连番网暴之时,有些人的说法明显充满恶意,甚至是栽赃诬陷,陈国平也不会任由对方胡说,会直截了当地回怼过去。早先,因为别人不了解,见他穿着警服直播,便不断举报。对方越举报,陈国平越直播,还提高直播的次数,一年下来,他直播时长达5300小时。

 

身边不少朋友对陈国平的评价,是“又直又轴”。他的这种性格特点,注定会引起一些人不喜欢。他说,自己是个喜欢生活的人,不喜欢被逼,不管对方职位有多高、财富有多大,都不会刻意迁就。

 

但陈国平并非只会跟外界对抗。自己确实做得不对,他也会低头认错。几天前,他跟一位女主播连麦,过程中有几个不雅动作。视频被人录了屏,迅速在网上传播,接着又上了热搜。跟前几次不同,这次是陈国平的负面。

 

陈国平回应说,那场直播主要是为了宣传反诈,为了显得不过于严肃,就想着加入一些娱乐化的元素。跟这位女主播连通后,没仔细辨别,以为又是一个男扮女装的,就想着跟对方开开玩笑,所以才会有那些不雅的动作,自己绝没有侮辱调戏女主播的意思。

 

道歉视频中,陈国平一连鞠了三次躬,言辞诚恳,并表示将以更加恰当的方式传播反诈知识。道歉视频也迅速成了短视频的热榜第一,不同平台的网友评论,对陈国平的道歉反应不一,有的追着陈国平继续骂,有的则认为他只是无心之过。

 

事实上,在鱼龙混杂的直播间,尺度比陈国平更过分的主播大有人在。但陈国平被盯上了,人们对他的标准和期望更高。本身就网暴不断,他又给人“递上了刀子”。陈国平也很无奈,他说,原本只是想要个直播间的热闹劲,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对于长期栖身体制的人来说,要适合通俗化的直播间,需要掌握的东西很多。如何既能赢得观众,又能拿捏好尺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辞职之后

 

辞职后的陈国平,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原先经营的账号“反诈警官老陈”,属于单位,辞职后便交了回去,现已改名“海港反诈中心”。他自己的私人号,从原先的“老陈生活号”先改成了“热心普通人老陈”,又改成了“热心老陈”。

 

账号几易其名,也是陈国平辞职后起伏不定的一个缩影。

 

凡有来人,都会问及陈国平将来的生活怎么办。陈国平总是回答:“并没有特别考虑钱的事,走到了这一步就要面对。”他也曾想过新的出路,有熟人见他没了工作,便邀请他一起承包水库。陈国平了解了情况,“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商场如战场,里面水深得很哪”。

 

自陈国平出名之后,找他合作签约的平台和MCN机构不少。此前是公职人员,自然不会答应。辞职之后,将来的路到底怎么走,他也不是十分明确,还是没有答应。他认可反诈对自己能力的磨炼。“反诈是个系统的工作,做好了什么都能干好。”

 

辞职一个月之后,他也曾推出过一集反诈短剧《老陈来了》。跟他合作的是一支专业团队,据称那支团队曾打造过红遍国内外的超级大网红。陈国平看了对方的创意和想法,主要还是着眼于反诈,他决定试一试。

 

片子是在青龙县的老家农村拍摄的。故事的大概内容,是讲在城里游手好闲的骗子“东哥”,回到老家农村继续行骗,但一直没能成功。最后“东哥”看到农村小孩的艰苦,良心过意不去,不仅没行骗,反而还把身上的钱都捐给了小孩。

 

陈国平在短剧中饰演一个反诈志愿者,带着他的“鹅搭档”监视骗子的行为,戏份不算多。拍摄的过程并不顺利,几位演员都是业余的,掌握不好火候,其中有个镜头拍了100多遍。主演“东哥”受不了,一度要撂挑子。

 

原本陈国平对这个项目充满了期待,觉得自己平时口播一条片子都有一二百万次的播放量,花了这么多心思弄出来的片子,怎么也得有500万次。“将预防、三农、翻转、搞笑这四大元素结合在一起,肯定会受到大家的喜欢。”

 

结果片子上线之后,效果并不理想,播放量还不及他平时的三分之一。虽然后期数据有所提升,但远没达到预期的程度。仅推出一期,《老陈来了》就没了后续。

 

接着,陈国平又去了横店,导演张浩邀请他在自己的电影里客串一个小角色。张浩是账号“四平警事”主创人员之一,他们创作的各类普法类视频成为网络热门,继而又转战到影视圈,拍摄了多部票房不俗的影片。

 

在横店期间,陈国平发布了一些他在当地的视频,有时他在宣传反诈,有时他在“夜游香港街”。他拿着道具刀挥舞的画面,动作有些滑稽搞笑,有网友跟评说:“完了完了,老陈疯了。”

 

横店之旅只是个插曲,陈国平5月底回到秦皇岛之后,重新开始直播,继续从事反诈。直播的频率并不固定,有时一天一次,有时连续几天直播,他仍然在直播中讲授反诈知识,有AI智能换脸、有木马病毒、有假冒快递,只是他不再强调“反诈”两个字。“已经不是警察了,不能叫反诈,而是预防。”别人叫他陈警官,他也说那都是之前的事了。

 

原本看上去顺顺当当,但跟一位女主播的连麦,没把控好尺度,结果却弄巧成拙,存在不雅动作,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尽管已经道歉,但舆情仍未平息,他迷茫又彷徨,“感觉有些顶不住了”。

 

跟那些伶牙俐齿的主播比,陈国平的口才不占优势,要想在网络中长久立足,他注定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陈国平未来的路有多宽,又能走多远,在于他自己,也取决于社会。

标签: 警察老陈反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38)

发表文章

Powered b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