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东南亚新闻 查看内容

黄大志:谈台湾的民主选举政治

2024-2-27 07:00| 发布者: 幡然醒悟| 查看: 916 |原作者: 幡然醒悟|来自: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mingjia/2024/02/27/633369

摘要: 2024年1月13日,台湾举办第七届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投票率为71.9%,较一般美国的投票率为高。参选三党经过数月拜票...

2024年1月13日,台湾举办第七届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投票率为71.9%,较一般美国的投票率为高。参选三党经过数月拜票活动以及大规模造势拉拢选民的努力后,选举的结果是民进党的赖清德以40.05%选票当选总统,国民党的侯友宜获票33.49%,屈居第二,民众党的柯文哲得票支持率26.46%,居第三。

全台湾立委选举的结果是国民党52席、民进党51席、民众党8席、其他2席;显示最大两党在立法议会的势均力敌格局,具有互相制衡力量。引用即将卸任总统的蔡英文的话说,台湾民众选择了一个有更多朝野对话和合作的国会,使之更能倾听和凝聚最大的共识,帮助台湾前进。

从政治学的视角而言,台湾经过28年的民主化选举运作,从早期与黑帮合作的黑金政治、议会殴斗和今天大选劳师动众拉拢支持者的造势方式,可说已经逐步转型到巩固民主制的初级阶段,给台湾民主政治扎下一个健康的根苗。最能体现这点的特征就是候选人的相对高的人文素质,竞选辩论内容以事论事,不作恶意人身攻击,执政党掌控部门也基本没有滥权给敌对候选人制造“冤案逼害”,使失去竞选资格。

台湾之所以能走向民主政治,除了蒋经国的积极推动之外,其他的配合因素也很多。至于蒋经国为何要结束其父蒋介石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众说纷纭。蒋介石统治实施的“白色恐怖”时期,从重用军统戴笠和毛人凤,到抵达台湾后任用蒋经国对付敌对势力,蒋经国都亲身目睹和经历过。但在他主政台湾及到生命晚期,却解除戒严、报禁、开放大陆民众探亲,以及筹备台湾走向民主道路。

到底是蒋经国彻底改变了自己,还是台湾的内外环境使然?台湾资深独立媒体人黄清龙的观点值得引述。黄清龙认为,自1949年国民党政府被逼到台湾后,美国从放弃台湾到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继续支援台湾,除了军事和物质支援之外,同时向国民党施加了民主压力。内因也许更关键,台湾社会生态毕竟和大陆的封建帝制管控有不小差距。在日据台湾的50年间,台湾就发生过原住民自治运动,代表一种比较成熟的民主诉求。

1949年后迁台的国民党政府,拥有大量党产,党政军掌控了无线电台、电视和报纸等其他媒体。台湾实施戒严“戡乱”期间,异议人士基本没有发表言论的空间,李敖、柏杨等自由派人士都蹲过监狱。此外,大陆当权者对占多数的本省人的不公平对待,民间的诉求转化到对民主的追求,在台湾的土壤扎下了根苗。基于这个背景,台湾解除党禁允许民主选举后,外省籍和本省籍就变成了国民党和党外力量抗争的政治格局。

民选制弊病

认识决定存在。1949年到1980年代台湾解除党禁之前虽处于戒严状态,但其教育和宣传体系对西方民主不持反对态度,民选普遍让人们接受为一种普世价值观。这与大陆维持否定与排斥的态度截然不同。2019年台湾立法议会通过的“政党法”正式生效,政党成为代表民意的选举工具,选票也成为各党推选代表竞争政府公职的最终目标。不同政见和立场政党之间由于代表不同利益方,展开的竞争手段也包括了执政党和在野党互不配合的机制,这也就成了政党民选制出现的弊病之一。

的确,政党之间的竞争促成台湾民主特色的“媒体化”、“利益化”以及大陆留日自媒体人王志安所说的“作秀化”。然而,我们只要从中国两千多年的帝王专制到一党专政中演变出来的民选制视角看,台湾的多党民主制,毕竟给中国社会注入了新生命,民意虽可能受各政党操控,但人们可以基本吸取来自各方的讯息,不必翻墙获取。

王志安批评台湾参选各党作秀,我想他可能没见过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贿选作弊情况。台湾用旅游车载送支持者到竞选宣传现场造势,已是相对非常文明之举。尽管王志安因惹怒台湾当局而被禁止入境五年显得台湾有民主制度,但还欠缺民主气度,总的来说,台湾民主能迈出到今天这水平,已属不易。预料台湾随民众政治觉悟和辨识能力的提升,离竞选不需造势已不远,民主化带来的大量内耗也会跟著大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58)

Powered b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