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东南亚新闻 查看内容

冯振豪:何以低投票率有利团结政府?

2024-5-19 07:20| 发布者: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查看: 967 |原作者: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来自: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wenhui/2024/05/19/652703

摘要: 5月11日的新古毛补选录得61%投票率,希盟候选人彭小桃囊括57%得票成功守土,国盟候选人凯鲁以41.4%惜败,对于这个...

5月11日的新古毛补选录得61%投票率,希盟候选人彭小桃囊括57%得票成功守土,国盟候选人凯鲁以41.4%惜败,对于这个选举成绩,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说乃选举策略奏效,也就是小型政治讲座及挨家挨户拜票,早已料到投票率不高;雪州国盟主席阿兹敏则透露,国盟败在投票率太低,回乡投票的游子相比往年大大减少,造成希盟以3800多票胜出。

由此可知,国盟非常期待投票率越高越好,因为这对他们非常有利。反之,陆兆福的言论释出希盟和国阵意识到投票率太高令选情增添不确定性。但是,这些论断都是政治人物的一面之词,我们无法确定他们所说的是真是假,团结政府和国盟各说各话,笔者在此列举几个因素,以说明为什么低投票率有利于团结政府。

第一点,中老年族群投票率最高。根据亚洲民主动态调查(Asia Barometer)公布的第五波(2018-2020)资料显示,亚洲地区最积极参与投票的年龄层是40岁以上的群体,而年龄层在17到29岁之前的族群其投票动能最低。另,据美国学者Bridget Welsh的分析,希盟在2022年大选得到的选票里面,以41岁以上的群体为最大宗,其中超过61岁的老年票占约44%,在投票率方面,中、老年人口的投票率远高于年轻人,希盟得以在第十五届大选成为最多席次的联盟得归功于中、老年选民的鼎力支持,易言之,40岁以上是最积极投票的年龄层,而这个族群也是希盟的主要票源所在,遂希盟的政治动员应该以中老年群体为骨干。

第二点,国阵选民的属性。与希盟和国盟的支持者有所不同,国阵支持者的组织性高,凝聚力强,追求实质的政治回酬,对意识形态的响应较低。但是国阵的选票基础却无法进一步扩张,以致于2008年第十二届大选伊始,国阵的选举实力一届比一届弱。因此,团结政府要争取国阵支持者的喜好,必须提供实质的回报作为交换,俗称“肉桶政治”,只要支票到位,桩脚必然动起来,不管投票率是高是低,国阵支持者风雨无改投给巫统所指定的候选人,比起国盟炒作情绪的手段显得更加有效。

除此之外,国阵选举机器在新古毛的造势较以往来得更团结,士气也比较高昂,情况类似2021年马六甲州选和2022年柔佛州选,主要是因为,希盟采取的选战策略刚好是国阵最擅长的部分——挨家挨户拜票、扫街、小型讲座等等,因而令巫统和国大党基层愿意配合,打出国阵的军心,协助行动党守住新古毛。

第三点,政党基本盘。团结政府的施政表型不理想,安华的个人魅力也日趋消逝,在这种情况之下,投票率一旦冲高则代表国人对执政党的不满意高涨,其下场是政府更加不敢大破大立,加速执政阵营内部分裂,以及抬高在野党的声势。所以,冷清的选举氛围于团结政府较有利,政治情势越稳定,执政党越能控制整个政治环境,现任者优势发酵的力度更显著。不满团结政府或票投国盟的潜在选民只要不出门投票,这都算是团结政府得分。因此,我们讲投票率的时候,更应该是谈政党基本盘的投票率,并非就选区的整体投票率来以偏概全。

第四点,淡化情绪投票。如果奢求推高整体投票率,朝野将进入生死交锋的局势,在野党最希望利用此种气氛,塑造“国盟败选导致伊斯兰教受危”、“国盟落选助长行动党霸权”之类的政治正确,“逼迫”马来选民投给国盟。于是,希盟当然也不甘示弱,以“绿潮”为大前提煽动非马来选民,其结果就是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分裂成两大块,情况跟2023六州议会选举相当类似。

为了避免上演生死之战,团结政府有责任让补选变得更加“健康”。国盟大可炒作煽动性课题,如同此次新古毛补选般,可是希盟只要不主动配合,不跟国盟产生激烈的冲突,选情对现任者相对有利,因为选情热不起来的时候,选民的脑袋会比较清醒,他们会担心国盟经营选区的能力不如行动党,经过一番理性的成本计算以后,大部分在地选民都会选择投给扎根较深、品牌保证的行动党。再加上,如果希盟推派有素质和有特点的候选人参选,对在地选民来说是一大加分。

总之,团结政府在新古毛补选打了一场漂亮的选战,尽管各类评论众说纷纭,褒贬不一,对执政党(团结政府)而言,胜选才是关键,投票人数和多数票不是重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23)

Powered b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