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东南亚新闻 查看内容

冯振豪:大马政治献金改革的方向

2024-6-22 08:00| 发布者: 你无辜的眼神| 查看: 945 |原作者: 你无辜的眼神|来自: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mingjia/2024/06/22/660233

摘要: 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在5月底在一场公共论坛中提到,马来西亚国会跨党派全体(APPGM)正努力倡议《政治献金法》。当中...

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在5月底在一场公共论坛中提到,马来西亚国会跨党派全体(APPGM)正努力倡议《政治献金法》。当中涵盖公费选举以及其他相关规范,有望在年底提呈国会。

政治献金在马来西亚还不算是引起公众关注的议题,可是,跟政治献金相关的事件却经常在政坛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波及政治菁英的命运,影响政治局势发展。纳吉的1MDB丑闻、阿末扎希的健威基金风波、慕尤丁的选择性招标案(Jana Wibawa)等等官场舞弊都跟政治献金息息相关。

在国会提呈《政治献金法》前,朝野国会议员应该秉持集体负责的态度去看待,政治献金纳管是让政党和政治菁英得到更大保障,可以降低国内贪腐丑闻发生频率,并不是图利执政党而已。

根据跨国智库IDEAS的资料(如表1),马来西亚是全东南亚当中管控政治献金最弱的国家。目前法规并没有明定禁止政党和候选人收取外国资金,等于是开放门户供外国势力和跨国财团介入马来西亚的政治运作,严重危害我国选后的政策制定,使政治菁英与民意渐行渐远。举例来说,有一个跨国大企业因为看中马来西亚人力成本低廉的市场优势,想要打通这里的政治门路,透过捐赠大笔资金给多个政党,多方押注,选举结束之后,不管哪个政党组织政府,他们都不会积极提高国人期待已久的最低薪资,在野党也不愿为低薪族群喊声,因为朝野政党都收了跨国大金主的资金,必须为金主效命。

除此之外,《1954年选举犯罪法》未曾触及政党和候选人的政治献金上限,惟强制所有候选人控制竞选经费(国会RM20万,州议会RM10万)并于选后向选委会申报。然而,这反而会造成几种情况:(一)候选人不实申报;(二)政党、财团或地方有力人士包办候选人的竞选经费;(三)候选人以选举致富。

第一种情况是最常见的,跟世界其他国家很类似,譬如英国、泰国、菲律宾、台湾等,我们不清楚政党和候选人在选举期间跟什么人争取赞助打选战,所谓的选举经费上限纯粹是门面功夫,完全在考验候选人的诚实程度。就笔者在台湾从事研究的经验,候选人将“好看”的竞选经费报告给监察院是正常不过的事,其的目的主要是避免成为竞争对手的攻击题材,政党和候选人的口袋有多深大家无从得知,笔者敢大胆笃定,马来西亚的国、州候选人同样会刻意隐藏支出,拒绝向选委会如实申报,想尽办法浑水摸鱼。

只限制候选人竞选经费的另一个问题是,迫使候选人积极寻求政党、财团或地方势力的支援,或者交由他们负责金额比较高的开销项目,如大型造势活动、办桌宴会、竞选办公室租金、宣传车、看板租借费、网络广告费等,从而压缩候选人的主体性,他们变得更屈从于出资一方的旨意。另外,因为没有针对资金源头进行控管,不排除有些候选人在选举期间大肆募款,借机倒赚一笔,出现选举致富的乱象。

企业捐赠政治献金来向备受争议,即便在欧美民主国家也无正解,企业始终左右政治菁英的动向。以德国为例,宝马、戴姆勒、奥迪大型汽车公司向国会主要政党提供政治献金,无论左派或右派执政,政府都不会限制排碳相关的措施,遂捍卫汽车工业成为“超越光谱”的政治共识。如果政党的政治献金不受限的话,情势更是雪上加霜,像是去年底在日本爆发的政党小金库风波,自民党利用餐会餐券的方式,向企业大量兜从中售赚取回扣,然后将收到的款项充作党内派系运作的金库,其可怕之处在于,一个政党的主流派系,乃至于整自民党都被财团用餐券给给直接买下。在《政治献金法》完全不存在的马来西亚,根本想象不出各个政党的金库到底有多深。

可想而知,若没有一套能够同时涵盖捐赠对象,受捐赠者,法定专户、捐赠上限、选举经费上限、申报机制、资讯揭露等等的政治献金法,无法实质解决的贪腐问题,要想避免政党向外讨钱是另一个可以强化政治献金的管控,亦即公费选举——使用纳税人的钱资助政党。黄基全也透露,跨党派委员会放眼设立每年预算1.3亿的政党补助款,不过,《政治献金法》和公费选举务必维持相互补的关系才能达到效益最大化。

以比利时为例,该国仅允许个人名义捐款,全面禁止企业政治献金,个人每年捐款给单一政党总额不得超过500欧元(约2500令吉),总额不得超过2000欧元(约1万79令吉),与此同时,比利时也严格限制政党和候选人的竞选支出。但是,该国每年提供政党约RM63万的补助款,以及每张选票1.25欧元(约6.3令吉)的选后拨款,比利时的制度设计旨在鼓励政党和候选人依赖公共补助,塑造节省、克制和环保的选举氛围,而鼓吹政治菁英不是伸手向企业和民间讨钱,互相比拼谁家党库比较充实的选举。

马来西亚人对政治献金普遍严重缺乏敏感性,成为外力介选、政治黑金、官商勾结的自由天堂,尤其我国属于选举高度竞争的国家,没有相应条规约束参选者的资金收支显然很不合理。在此情况之下,国家、政党、政治菁英和民众都是输家:国家因为各种弊案连环爆而颜面尽失;政党和政治菁英蜕化为敛财的共犯集团;藉著政治献金给对手扣上贪污罪名成为朝野轮替的常态;普罗老百姓的声音始终被大金主所阻断。唯一的大赢家是掌握金流的财团与企业。

表1:政治献金法相关指标与全球概况
表1:政治献金法相关指标与全球概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48)

Powered by 2021